《人类简史》是一本很有趣的书。讲述人类历史的科普书不少,《全球通史》就是一例,但是,《人类简史》的一个有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它着重于从生物的角度来讲述“人类是什么”的话题。

在生物学上,智人依旧保存着食物采集者的习性。智人走出非洲只过去了几十万年,在生物演化史上,这实在是太短了,不足以改变我们的天性。或许这可以解释我为什么会带着眼镜,我生下来就不适合坐在屏幕前码字,但是这却即将变成我的谋生手段。同时,“食物采集者”的说法也解释了,为什么《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会如此令人沉迷。我曾看过很多解释,有说“心流”的,有说游戏性的。这些都是原因的一部分,但是,天性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我漫游在海拉鲁的时候,看着闪闪发光的苹果和蘑菇,血液里某段有着几十万年历史的 DNA 就这么苏醒了。

智人还擅长想象不存在的东西。最近的例子要数比特币。比特币只是一串数字,自身没有任何价值,当矿机在水电站旁伴着呼呼作响的风扇飞速计算的时候,输入其中的数据只是一串乱码。正所谓“Garbage in, garbage out”,所以它们输出的数据也自然是乱码。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串乱码,却会有人把它当作至宝。有人会觉得这很荒唐,其实也没有什么荒唐的。宗教、公司、金钱等等,都是我们想象的产物,正因为它们没有写在 DNA 里面,也不实际存在,所以怎么变化都不奇怪。没有这种想象能力的尼安德特人已经被我们的祖先用乱棍打死,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我们自然不想和他们一样。

最后,技术的进步不一定会让人幸福。农业的出现不仅让智人的生活质量变差,还奴役了上亿的动物。尽管工业化带来了一点好转,不过,居住在钢筋水泥里的人却也会羡慕田园牧歌。曾经有人觉得高铁太快,应该“等一等灵魂”,此处应该同理。不过现在技术爆炸,要让它等一等 DNA 恐怕不太现实。越来越复杂的技术让人目不暇接并且忧心忡忡,例如,几乎没人能理解自己日常使用的手机电脑的里面的上亿个晶体管究竟干了什么,这是会带来恐慌的,这反映在文化上,就有了“赛博朋克”。不过,新一代似乎已经开始把互联网和计算机当成水和空气了,“赛博朋克”或许会过气。

所以说,智人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渺小了,如果作者读过《道德经》,或许会引用这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以,思考人生的意义会使人头痛,能吃好睡好,再读一些书,就已经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