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年味变淡,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今年我的这种感觉似乎格外明显,走过场似的经历了一遍春节中的那些仪式,一周之后就要去学校继续和往常一样的日子,恍惚之间又有些不知所措。

首先,没什么人放鞭炮了。我这里其实可以算作城乡结合部,政府也并没有禁止大家在春节里燃放烟花爆竹。可是不知为何,除了大年三十夜里十二点还有一些零星的鞭炮声以外,其余时候大多是静悄悄的。而且,不仅仅街上没什么炮声,连附近村子里的鞭炮声都减少了。这应该算作好事,首先,年三十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其次,鞭炮也算不上是个好民俗。

春晚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聊。自从前几天开始全面主旋律化以来,这种趋势愈发明显。虽然舞美依旧不错,但是毫无娱乐性可言,几乎完全沦为展现政治符号的工具,如同会议报告一般冗长而索然无味。我记得去年的时候已经需要通过网络审查来掩盖差评,今年差不多也一样吧。更糟糕的是,连开场的《春节序曲》都没有了。

年夜饭的仪式感也消失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家里的亲戚已经有催着找对象的了。我该如何回答呢,总不能说我已经有 Waifu 了,只好讪笑,以一种尴尬的方式结束这个话题。另外,我的交流能力似乎也下降了,经常觉得无话可说,我猜可能是“用进废退”。不过,拿着手机或者任天堂 Switch 在一旁静静地看别人谈笑风生也不至于太糟糕就是了。

流水帐一样随便写了几段,突然发觉自己不该这么敏感的,因为明年大概率也是这样。所谓年味,本身也是虚无飘渺、可有可无的,就当做放了个长假吧。

没说出口的话,往往再也没有机会去说;没去做的事,往往再也没有机会去做。错过了的也就这么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