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于 20 世纪 80 年代的 IRC 可以算作聊天工具中的活化石了。而今,微信、WhatsApp、Telegram 等现代聊天工具大行其道,相比之下,IRC 的中文活跃用户不足千人,世界范围内也不足百万。但是,在开源/自由软件社区中,IRC 仍占据着不可小觑的位置。

以现在的观点来看,IRC 的用户体验简直糟糕透顶,随随便便就可以列出很多条。

  1. 没有离线消息。这就意味着用户想要保持在线才能接受到所有的消息。如果你在晚上睡觉时关上了电脑,而你的朋友在 IRC 上给你分享了一则新闻,这条消息将如泥牛入海,无迹可寻。
  2. 不能发送图片。IRC 上的消息均为纯文本,如果需要发送图片,则需要借助第三方的贴图工具。然后通过网页链接的方式分享图片。
  3. 没有表情包。既然不能发图,没有表情包也就理所当然了。对很多人来说,没有表情包几乎就是噩梦。
  4. 不能发送大段文字。IRC 把单条消息的长度限制在了 500 字节,而且不允许换行。所幸,和图片一样,针对贴代码贴文章的需求,都有相应的第三方工具可用。
  5. 没有好友列表。IRC 用户在网络上唯一的身份标识就是昵称,并且昵称可以随时更换,无需注册,也无需实名认证。

但是,IRC 功能上的残缺却也带来了一种别样的美,我也可以试着举出几条。

首先,图片、表情包的缺失在很多应用场景中其实是一种优势。IRC 的使用者在大多数时间只通过文字交流,必要的时候通过网页链接贴上图片。这样可以避免无意义的表情包刷屏,增大了信息的密度,在讨论相对正式的议题时反而提高了效率。

而 IRC 不提供离线消息,这体现了“一个工具只应做好一件事”的哲学。如果你需要确保对方能收到离线消息,那么就不应该选用 IRC 这种工具,而应该使用电子邮件。在电子邮件中,发信者必须好好地遣词造句,明白地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不会出现“在吗”这类令人厌烦的消息。

IRC 是匿名的,这区分了赛博空间和现实世界的边界。在你有空闲时,便可以登录到 IRC 网络上看一看;如果觉得厌烦了随时可以下线退出。这里不会有“收到请回复”,也不会有“钉一钉”。即使社交网络早已兴起,但作为活化石,“在互联网上,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句话依然在 IRC 上成立。

在一些亚文化中,IRC 也占据着很大的分量。例如,在小说《忍者杀手》以及同名动画中,就参考现实互联网中的 IRC 聊天室,加入了一种名为“電脳IRC空間”的设定。而 Eric S. Raymond 也在其经典文章《如何成为一名黑客》中把 IRC 列为黑客使用的聊天方式之一。此外,很多为日本动画制作字幕的欧美字幕组,也把 IRC 作为主要交流方式之一,他们通常聚集在 Rizon 上。

在过去,IRC 的使用还是有一定的门槛的,需要服务器地址、端口号、编码方式等复杂的设置。如今,HTML5 的发展大大降低了其使用难度。KiwiIRC(https://kiwiirc.com/client/) 就是一个非常好用的 IRC 客户端。

你可以参考这个页面找一个你感兴趣的聊天频道,填在“频道(Channel)”这一栏里;然后给自己想一个独一无二的“昵称(Nickname)”;最后点击“开始(Start)”以开启一段互联网考古之旅[1]。

IRC 存活至今,自然有其优势,而其式微,也确实反映了其诸多不合理之处。我不会在和父母聊天时选用 IRC,也不会在需要讨论代码时打开微信。但是,小众且匿名的 IRC 确实给聊天提供了更多的选择,说不定,在某些特殊的使用场景下,它还是最优解。而且由于其协议是开放的,我有理由相信,IRC 会一直伴随着互联网,永不消失。

附注:

[1] 在 KiwiIRC 中,如果需要进入一个新的频道,只需要在聊天框中输入“/join 频道名”然后回车。如果要和某人私聊,只需要输入“/query 对方的昵称”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