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就这么毕业了。

因为陈旧的课程体系和死板的校园氛围, 平日里我对这所大学评价十分负面,心里已经默念了不知多少次的“药丸”。但是,真要到了毕业的时候,还是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也许,在很多方面,这所大学糟糕透顶,不过,此时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我有幸能够在这里遇见一群有趣的人,到了和他们说再见的时侯,心里剩下的,只有不舍。

去新校区拍了很多穿着学位服的照片,这应该是小班里人到的最齐的一次活动了。不过,严格来说,这只能算 cosplay,毕竟那个时候还没拿到学位证。中午吃饭的时候感觉那儿食堂三层的饭菜格外好吃,这里面可能有回忆带来的加成。拍照活动接近尾声的时候,我还和航概妹合影了一张。如果研究生的时候不去当助教,恐怕来沙河的机会不会很多了。两年时间过去了,这里竟然没怎么变,但是大楼已经建好了,估计很快就会投入使用了吧。

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还参加了毕业微电影的拍摄,在里面担任了一个配角。一开始看到剧本的时侯,我是不怎么看好的,感觉穿越的剧情老套。但是,在系毕业晚会上,当我第一次看到剪好的成片时,竟然有说不出的感动。最厉害应该就是全能的导演了,同时还兼任了编剧、分镜、后期;另外音乐总监也把背景音乐拿捏得恰到好处。也许是因为演员们大多是本色出演,大家略显业余的演技也看着不错。这个微电影后来改名为毕业大电影,在毕业晚会收获了很多掌声和笑声,在上传到B站之后,评论区也是一片好评,瞬间感觉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以及,在评论去看到有人多说喜欢“我”,我还是有点高兴的,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妹子还是基佬。

毕业典礼中,校长的发言很有意思,他在念稿子的时候特别敷演,但是偶尔会穿插一些有趣的临时发挥。毕业典礼完毕,这一次是真正的毕业合照了。三百个人,还真是一个超级大系啊。不过这一次没抛帽子。

毕业典礼结束之后那一天,晚上和一些挚友聚餐。选的地方不太好,是一个特别狭窄的苍蝇小馆。吃完之后,又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来到一个 24 小时营业的火锅店,闹腾到 2 点才回宿舍。回去的时候在昏黄的街灯下留影一张,然后默默走过新主楼。虽然知道大家肯定还会见面,但是没有人知道下一次这样的聚餐会是什么时候。

18 日晚上是我在学生公寓的最后一夜。晚上洗澡的时候,在浴室高声唱了最后一次《算什么男人》。没有观众,没有灯光,没有任何的舞台效果,但是这一次略有不同,因为我唱完的时候眼眶稍微有点湿。

冬天的时候,在北边的宿舍阳台上朝五道口的方向眺望,可以看到快手公司发光的 logo。但是到了六月份,西边的树木长起来之后,郁郁葱葱的枝叶会挡住视野。再过半年,到了初冬,叶子又会落下,只是我已经无缘继续在同样的位置向五道口眺望了。

19 日清理宿舍,大家各奔东西。虽说一两个月后,我还会回到这所校园,不过,那时候的这所校园,已经少了很多熟悉的身影。

就这样,这四年时光匆匆划过,如白驹过隙。